武漢市科協

文集荟萃

執着于民族的未來——楊叔子院士的追求

發布日期:2009/3/26 15:02:13      來源:      作者:楊叔子
字體顯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    

 

     楊叔子機械工程專家。男,1933年9月5日生,江西湖口人,漢族。中國共産黨黨員。1956年畢業于華中工學院(現華中科技大學)機械系,1956-1957年在哈爾濱工業大學進修,1981-1982年在美國Wisconsin大學(Madison)做高級訪問學者。曾任華中理工大學校長,中共十五大、十六大代表。現任華中科技大學教授,校學術委員會主任;清華大學等30餘所高校的兼職教授、顧問教授、名譽教授。教育部高校文化素質教育指導委員會主任,中國高等教育學會顧問,中華詩詞學會名譽會長,《Frontiers of MechanicaI Engineering in China》刊物主編,湖北省人民政府咨詢委員會主任,湖北省高級專家協會會長。
    立足于機械工程,緊密同微電子技術、計算機技術、信息技術和控制論、系統論相結合,緻力于同新興學科的交叉領域的研究與教學工作,特别在先進制造技術、振動工程、設備診斷、信号處理、無損檢測新技術、人工智能的應用等方面取得一系列成果。并緻力于高等教育研究,倡導在全國理工科院校中開展大學生人文素質教育,在國内外産生強烈反響。獲國家教學成果獎一等獎3項,國家自然科學獎、國家發明獎和省部級科技獎20項,專利5項。在國内外發表學術論文600餘篇,出版專著、教材等12種。
    榮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、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範、全國高校先進科技工作者、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号。
    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(院士)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執着于民族的未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楊叔子院士的追求
 
    西方一位著名學者曾說,世界是“傻瓜”建成的,而不是“聰明人”建成的。所謂“傻瓜”,就是有着執着社會理想的人,也叫“理念人”。
    楊叔子就是這樣一位對工作、對人文教育有着執着信念的科學家。
    一位清瘦的老頭,戴着1800度的近視眼鏡,提着自制的灰布袋,在濃蔭蔽日的華中科大校園裡,疾步如飛……華中科大的在校生或畢業生都能清晰地記住楊叔子的這一幕。
    楊叔子很忙,簡直是個工作狂,每天晚上到11點都不願休息,常常要夫人強迫才去就寝。
    在熟悉他的人眼中,楊叔子一年365天幾乎都在工作,沒有周末,沒有節假日,且工作效率極高,也許一邊與你談話,一邊他就寫完了一封信。
    為節約時間,從1956年大學畢業參加工作,到結婚,到有女兒,30年如一日,全家在食堂吃飯,直到女兒1986年結婚為止。
    有人說,以一般人的工作時間來計算,楊叔子或許已活了一兩百歲。
    有一次,電視台給幾所著名高校校長拍電視,楊叔子卻犯窘了:不會打領帶!電視台的同志笑了,隻好親手幫他打好領帶。平日在家裡,他記不清自己的衣服在哪裡。他夫人若出差,就叮囑孩子:你爸爸的衣服在哪裡,注意找給他換。
    數十年來,楊叔子沒有上街給自己買過一件衣服,一雙襪子。早年學外語,到郵局發信,路上背單詞。從郵局歸來,居然信未發出,還揣在口袋裡。他的夫人又好氣又好笑地說:“他的興奮點不在個人生活方面,而是在工作上、事業上。”
    正是憑借這種認真的精神,楊叔子在機械工程領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。
    鋼絲繩工作一段時間後,裡面的鋼絲斷了多少?斷在何處?這是個難倒過無數“英雄好漢”的世界機械工程課題。楊叔子與師漢民教授及其夥伴,僅花一年工夫,研制出“鋼絲繩斷絲定量檢測系統”,解決了這個世界難題。隻要鋼絲繩通過該系統的傳感器,鋼絲繩的斷絲數立即在計算機屏幕上自動顯示出來。
    随着社會工業化程度的提高,現代機械設備日益增多,對機械設備進行診斷便成為現代工業技術研究的熱點。楊叔子迅速進入了機械設備診斷領域,做起機械設備的“醫生”。
    這位“醫生”在機械設備診斷實踐和理論研究中,使機械設備診斷學的體系、概念、目的、任務、内容與診斷方法日益完善,他的研究還涉及水輪發電機、汽車發動機、艦艇發動機等等,為建立一門新型學科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    1980年,47歲的楊叔子被破格提拔為教授,成為當時湖北省最年輕的兩位教授之一。1991年,他成為華中理工大學(現華中科技大學)第一位院士。1993年初接任校長。而後,這位成就卓著的機械工程學家,就将自己的精力主要放在推動大學生的人文素質教育上。
    他在任校長期間,規定全校學生每年都要考一次語文,考試不及格的不發學位證,直到現在,仍舊如此。從1998年起,規定所招收的博士研究生都要背《老子》,否則不給答辯資格,1999年又增加了背誦《論語》前六或七篇的要求。
    小時候,楊叔子是在背誦“四書”、《詩經》和唐詩、宋詞中長大的,他還讀了“賢文”、《古文觀止》等大量古代典籍。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,特别是愛國主義精神,潛移默化地滋養了他,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數十年後的今天,楊叔子常常吟詩作賦,出口成章。
    他堅持認為,人文教育涉及到一個時代一個民族的未來,是關乎未來的事業。人文文化是一個國家與民族的靈魂與生命。沒有先進的科學技術,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會一打就垮;沒有人文文化、民族精神,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就會不打自垮。
    從1994年3月華中理工大學舉辦第一期人文講座以來,至今已舉辦了千餘場,大多數場次,教室都被學生擠得水洩不通;而荟萃中國著名大學經典人文講座的《中國大學人文啟思錄》的出版,更被衆多學者譽為“重塑中國大學人文精神的力作”。如今,人文教育在中國已成燎原之勢。楊叔子說,投身于人文教育,投身于文化素質教育,是他無悔的選擇。

首頁| 科協概況| 科協動态| 全民科學素質行動| 都市農業科普| 科協内網

Copyright © 武漢市科學技術協會 地址:武漢市江岸區趙家條144号

鄂公網安備: 42010202002213号    ICP備案号: 鄂ICP備19013409号

郵編:430010 電話:(027)65692035 傳真:(027)65692036 網站編輯部:(027)82842276